叫我兔猫就好
小透明一只(欢迎勾搭
大眼本命/不吃all结局/没事喜欢拯救冷cp /疯狂爬墙
严禁转载!!

【韩叶/r18】那一年(一发完)

在第十区发过略肉的 这里补发r18

还是只有四条点文 伐开心…

吃肉请点中间的省略号 打不开的就乖乖看清水吧(不要打脸)

——以下正文——

  “沐橙,你在这里等援军。刘皓你和我各带一队人,我去吸引火力,你趁机绕背,重点攻击张新杰。” 

  “叶修哥我跟你一起。”

  “沐橙别闹!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我自己能拖住老韩。”

  “叶修…”

  “行了,战事紧急,沐橙你就在这里守着!”

  叶修语罢跨上马,浴血的斗篷已经沾染了泥土。他们已经在这里苦战了许久,如今粮草被截,城外援军迟迟不动,叶修也清楚现在嘉世早已不是自己当年和苏沐秋、陶轩一起打下的江山。自从嘉世成立那年陶轩即位,当朝不久苏沐秋意外逝世之后,叶修独自撑起了嘉世的半壁江山,之后苏沐橙手持长鞭,毅然选择了随自己驰骋疆场。

  只是哪国哪代没有个功高震主的说法,叶修的权利日益被削减,尤其是近两年来,每每叶修出战,都没有援军一说。叶修也知道他手下的这些人里有不少觊觎自己的将军职位,也清楚刘皓贺铭等人是如何给自己下绊子的。只是他不愿相信,那个他忠心侍奉了多年的王,竟会这样对待自己。

  叶修知道陶轩是聪明人,他也尽可能的将兵权分散,以示自己的忠心。可惜陶轩不只是担心叶修手握兵权,更是担心这“斗神”的称号给军中,给民众带来了多少影响。莫须有的罪名根本无法强加给叶修,夺了叶修的兵权又怕周边其他国家听到消息将叶修邀了去。陶轩想废了叶修,彻彻底底的废掉。

  这次的战役实在是急迫,嘉世和霸图的梁子结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两国边境一直是纷扰不断,这次霸图国王韩文清带着张新杰一举进攻嘉世。陶轩迫于无奈,也只好派出了叶修、苏沐橙和刘皓,只是在出征前,陶轩特意暗示了刘皓可以做掉叶修,然后和霸图谈判。

  没错,陶轩哪怕是接受和霸图的谈判也想要把叶修这个隐患除掉。且不说霸图和嘉世两国之间除了国土问题更多的还是叶修和韩文清之间的恩怨,只要能和霸图签订了协议,那平分中原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这次的出征,陶轩在后阻断粮草,刘皓在前干扰叶修和援军的联系,最终是导致了嘉世军被围困的境地。刘皓也是清楚叶修这个时候铁定是要突围,所以早早的就做好逃跑的准备。叶修下了命令后绝尘而去,一杆却邪一身黑甲,颇有些悲壮。

  出了城,叶修手下的这些兵在遇到霸图瞬间溃不成军,明明是精挑细选的良将却在刘皓的指示下自顾自的逃命,刘皓自然也是没有绕背攻击,在城中清点好军士联系了援军囚禁了苏沐橙。

  叶修冲在最前面,马蹄声过于繁乱,也不知身后的将士早已窜逃,只当自己被霸图隔离了出来,依旧挥舞着却邪奋战。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尤其是在对手是与自己不分伯仲的韩文清面前,叶修一个人实在是太过薄弱,不多时就被身后射来的弓箭射中,摔下马晕了过去。

  等叶修醒来已经是在霸图国内了,胸前的伤口草草包扎了几下,看得出给自己包扎那人从没做过这样的活计。叶修试着活动了下,剧痛从肩上传来,叶修这才发现自己被人锁了琵琶骨,虽是极小的银钩,却是让他使不上一丝力气。

  见叶修已醒,不多时韩文清就来到了天牢之中,身后跟着霸图的二把手,张新杰。

  “哟,老韩,看来我的待遇不错嘛。”

  叶修的声音沙哑的厉害,也有些有气无力的感觉,韩文清皱了皱眉。

  “叶修,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

  明明是个疑问句,从韩文清口中说出却显得那样的有震慑力。

  “知道,嘉世已经提出和解了吧,用我的命换还是割地?”

  “前辈猜错了呢,陶轩提出用十座城池换你的命,然后再谈和解的事。”

  “哟,老陶竟然这么好。不过,怕是换我的项上人头吧。”

  “嘉世的军队,城市防御,禁军布置。”

  “呵,老韩你不会这么天真的以为能从我嘴里套话吧?”

  “前辈既然不愿意透露嘉世的机密,那不如加入霸图,一样是将军的职务。”

  叶修轻笑了下,韩文清皱紧了眉,出声让其他人退下。

  “叶修,你知道后果。”

  “不瞒你说老韩,早在几年前我就做好了被卖的准备,反正无非是一条命。”

  韩文清脸更黑了,身为霸图的王,他自然是知道嘉世最近的动向,本以为叶修只是被架空,没想到陶轩竟然做的这么绝。

  韩文清早在十年前就和叶修认识了,那时战事正乱,他只是霸图的太子,而叶修也只是孤身一人闯江湖的主。韩文清那时正被敌军追的狼狈,叶修也正好从富商哪里摸了点东西而被追打,两人的相遇绝对是个笑话,不过也只是费了点事,甩了追兵。

  这之后两人便算是交了朋友,偶尔切磋一把,倒也算的上悠闲。直到叶修和韩文清一起走到了霸图边境。韩文清本以为叶修是在知道了自己身份之后准备加入霸图,却不曾想那人转身离去,没多久就就建立了嘉世,“斗神”的称号算是名扬天下。韩文清不爽叶修的离去,更不爽和叶修成了死敌。

  十年间,有太多事情朝着既定的轨道外发展,比如叶修的架空,再比如韩文清对叶修的感情。明知两人是死敌,却还是不顾一切的喜欢上了叶修,韩文清曾想过自己大概是疯了,可转念一想,这大概不算喜欢,而是爱了吧。爱上叶修,韩文清觉得别扭,觉得难受,却从未后悔。

  现在叶修在自己手里,如果能为己所用,不,哪怕是叶修想要找个地方归隐韩文清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在面对叶修的事上,他甚至可以将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让位给其他人。天知道韩文清是多重视霸图,可在叶修面前,他愿意放下这一国之王的名头,只要叶修开口。

  可韩文清对叶修是再了解不过,嘉世于他甚至是比霸图于己更重要。嘉世就好像叶修的家,那里埋葬了他最好的兄弟,那里还住着他最亲近的妹妹。

  “叶修。”

  韩文清俯下身,勾起叶修的下巴,狠吻上他的唇,叶修楞了一下然后回吻了过去。与其说是接吻还不如说实在撕咬,一吻终了,叶修干裂的唇更是触目惊心,唇边还在滴着血,竟有些诱惑。

  ……

  一场情事下来,叶修身上更是没一块好地方,先前的伤口已经裂开,琵琶骨上的银钩也在动情时不断拉扯渗出不少血。韩文清整理了下衣服,除了下摆处溅上的点点白浊还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叶修已经昏了过去,韩文清也知道自己做的太过,只是这一别,不知还会否相见。

  韩文清最后给叶修做了简单的清理,找了间房给叶修养伤。等苏沐橙孤身一人从嘉世逃到霸图时,韩文清下令放走了叶修。叶修走的那天韩文清并没有出面,应该说自那日之后韩文清就再也没在叶修的面前出现过。

  一年之后,在嘉世边境的一处小村镇起义,“斗神”再次出现,而嘉世当年的所作所为自然也被扒了个干净。叶修领着一帮看似不怎么靠谱的大将掀了嘉世,所谓兴欣之火可以燎原。

  那一年,叶修并没有如人所想的那样称帝,而是如昙花一现般归隐。那一年,苏沐橙接管了兴欣。那一年,兴欣和霸图签订了友好协议,边境开始富有生机。那一年霸图国王韩文清让位给张新杰,从此下落不明。

  那一年,江湖上多了两个侠士,一个赤手空拳钱包脸,另一个撑一把银伞笑得很贱。  

fin.

评论(26)
热度(184)
© 白兔与黑猫 | Powered by LOFTER